股权配资

你当前位置: 股票配资 > 随笔 > 详细内容
再回应县
来源:山西日报 作者:梁铭2019-12-26 16:24:48
浏览字号:
0

  1968年冬,我和昔日的同学、今日之老伴儿李惜玉走出大学校门,响应“把医疗卫生的重点放到农村去”的号召,毅然奔赴塞北高原,来到位于应县南山脚下的南泉公社卫生院。时光荏苒,一晃50多年过去了。今年国庆长假,一种回去看看的心理非常强烈,于是我们一家人踏上了重回故地的路途。

  当年到南泉可谓路途漫漫,先坐火车、再倒长途汽车,之后又坐马车,才一路颠簸到了目的地。如今开着配资平台自驾,3个多小时便在一片绿野和秋色中直达南泉,而且巧的很,就停在了“南泉乡卫生院”的门口。眼前崭新的卫生院,让我惊讶、疑惑。记得2006年,我和惜玉、外孙家昇曾在离别南泉36年后第一次回卫生院旧址,旧貌依然、人去院空、杂草丛生……当时心里真是难过。没想到10多年后,变化如此之大。

  欣喜地走进新院子,在药房前,一位老乡盯着我看了半天,问道:“梁铭,你是梁铭?!”我在南泉时他不过10多岁的样子,如此好记性着实让我惊讶!这位小我14岁的老乡接着说道:“你们是公社的第一批大学生。”卫生院的杨院长和职工们见到我们也都非常热情,就像自家人回来了一样,甚至他们的父辈也还记得我们。看来,3年的乡村医生没有白当。故地重游,巡视着每一个角落,仿佛又回到了火热的青春时代。这里是我和惜玉组成家庭的地方,有着女儿雁凌生活过的记忆,更是我们人生的起点。分别50多年回到原点,曾经的两个青年学子到如今的一家三辈同行,时光的跨越留下太多的人生感悟。

  在南泉待了3年后,一纸调令、一辆马车,我们又回到了应县县城。释迦木塔下,留下了7年的工作生活印迹。县委大院后院的一间大屋里,是儿子雁云出生的地方。小女儿学着老干部背着手走路的样子,可笑又可爱。巨变的时代,从应县城可以清晰地看到——昔日只有一个十字路口,如今的路四通八达;而我们的旧家小院早已淹没在了一座座楼宇之间。

  从县防疫站、计划生育办公室,再回到县人民医院,老伴儿从事妇科,我从事内科,一直到离开。犹记得分别的日子,胡同里一大早就站满了人和我们道别,难分难舍。

  在应县的10年中,怀仁是我们的必经之地。一次要把女儿从太原接回来,我先把自行车存放在怀仁,等接她回到怀仁再骑上车带回应县。途中孩子冻得直哭,找到一户老乡家取暖,喝了人家的玉米糊糊,还吃了煮疙瘩和咸菜,身体回暖才出发。而如今的怀仁令人惊叹,道路宽敞、建筑新颖,还有着“皮草之都”和“瓷器之城”的美誉。

股权配资 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特别时刻重回故地,让我们一家人感受到了家的变化、国的变化。庆幸我们生活在这美好的时代。点赞了,我们的祖国!

责任编辑:康晓玲

返回股票配资

点击热榜

热门图片